4月10日爆出的蘭州自來水苯污染事件,讓自來水安全重新受到矚目和關註。
  據南都記者瞭解,全國自來水處理工藝,80%還是停留在混凝、沉澱、過濾、消毒的四步傳統工藝,而這些老工藝已難以應對近年水體中越來越多的有機污染物。
  為何此次事件中的苯超標是“偶然測知”?如何才能喝到一杯乾凈、安全的自來水?
  專家稱 ,要喝上一杯“擰開水龍頭就能喝”的放心水,估計要等到“十三五”。而要想喝上一杯乾凈水,每噸水處理增加的成本大約是三毛錢。
  水污染應急“失效”
  現行國標仍針對無機物污染,國內自來水處理老工藝難解決新污染
  “蘭州自來水苯污染事件,應急方案沒做好,通常一個城市自來水廠,都會有至少兩個備用水源地,一個被污染了,就立馬停止輸水,啟用另一個備用水源,不應該自來水有異味一個多月了,還讓大家喝那個水”,14日,在上海休假的水質專家王占生,對蘭州水污染事件中的應急處置表達了不滿。
  今年81歲的王占生,是清華大學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博導、退休老教授。老先生一輩子都在與各種各樣的污水治理打交道。
  “目前國內80%的自來水處理工藝,還都是老一套”,王占生介紹,也就是按照混凝、沉澱、過濾、消毒四個流程,來對自來水進行集中處理。雖說這種水處理工藝,也是全球最常用自來水處理工藝,但各國處理的標準和消毒方式差異較大。比如,按我國現行自來水質國標要求,我國自來水渾濁度要求是3度,美國、新西蘭、歐共體等則要求是1度,實際供水則在1度以下;再比如消毒,我國最通常用的是氯氣消毒法,發達國家則已基本普及臭氧消毒,或臭氧——— 活性炭法消毒。
  “氯氣可有效殺死水中大量的細菌,但由於中國近30年地表水受污染情況加重,原水中的有機物成分複雜,導致氯氣消毒中易產生三滷甲烷,一種對人體致癌成分,於是人們開始推廣臭氧、臭氧——— 活性炭、以及紫外線消毒等更安全水處理方式”,“改進工藝最主要的挑戰,來自於原水水質的惡化,看現在我們的江河湖泊,大多是三類、四類水質,二類都少,有機污染嚴重,這種情況下,僅靠傳統工藝,根本無法有效解決有機物污染問題”,而我國的自來水水質國標(1985版),當時主要是針對無機物污染而設置的檢測目標,並非針對近年水體中越來越多的有機污染物。
  王占生說,傳統工藝能去除直徑5微米左右的雜質或細菌,而有機物直徑通常只有5納米左右,兩者相差1000倍,採用傳統工藝,只能去除原水中較大顆粒的30%有害物質,而採用臭氧、臭氧—活性炭深處理工藝,則可以提高到50—60%的有害物質去除率,“相當於原工藝水平上,再增加20—30%的去除率”。
  4月14日,蘭州水污染事件後,國家重大科技專項水專項第一階段主題評估會透露,目前國內正在構建流域突發性水環境風險評估預警技術體系,希望能藉此提高應對突發性水環境事件的處理能力。
  “偶然測知”的苯超標
  為何老百姓說“水有異味”,而自來水廠始終回應“達標”
  能喝上怎樣品質的自來水,除了處理工藝所涉及的科學技術,另一個層面自然也就是管理水準了。
  “沒用上最先進、或者最為安全的水工藝處理技術,並不意味著就是‘不安全’、‘不合格’”,清華大學另一名國內知名水處理專家解釋,因為世界各國對自來水水質標準,有著不同的規定。
  在我國,1959年所頒佈實施的第一個飲用水水質標準,就只包括了16項水質達標參數;而1976年修訂該標準時,水質參數增加到了23項。1985年,國家對自來水水質檢測參數再次作出調整,正式規定的限量參數達到35項。1985年修訂的G B - 5749- 85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,也是目前國內仍在採用的國標。
  “這就是為什麼老百姓總在說‘水有異味’,而自來水廠始終回應‘達標’、‘符合國家規定’”,王占生直言,就是因為1985年自來水國標,相較於歐美各國自來水水質標準,我們“尺度較大”,比如我國列入檢測的是35項指標,歐美普遍是50項以上,其中有機化合物我國僅5項,而世界衛生組織規定有20項,加拿大19項,美國和新西蘭16項。
  中國經濟高速發展了30年,而自來水水質國標,卻一直停留在改革開放前的上世紀80年代。這一現狀,讓國內相關專家憂心如焚。
  “應該每五年就修訂一次”,王占生介紹,在專家們呼籲下,2001年7月,衛生部在兩次協調原建設部、國家質檢總局聯合修訂無果後,率先出台了一個部門“規範”,即《生活飲用水衛生規範》,將檢測參數由35個,提高到了96個,其中2/3為“非常規檢測項目”。2005年,建設部也編製了《城市供水水質標準》,稱為“行業標準”,檢測參數達到101條。
  2006年底,衛生部再會同國標委、原建設部、水利部、環保部等,完成了對1985年版《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》的修訂,新標准將檢測參數增加到106個,並宣佈五年內完成自來水新衛生標準的全國覆蓋。然而,按官方公佈數據,2009年,全國生活飲用水新衛生標準達標率50%;2011年,達標率83%。
  “這還不包括縣級自來水廠抽測結果,而且這些全國達標數據,都是抽測得來,也就是說,由建設部組織專家對送上來的水樣,進行檢測,按規定,一年地表水送檢
  兩次,地下水送檢一次,各地自來水廠能將髒亂差的水拿去送檢嗎?”一位知情者反問。
  這也是蘭州水污染事件中,威立雅水廠為何解釋是在每半年一次國家規定的檢測中間、偶然測知苯超標20倍的原因所在。且苯屬於國標“非規定檢測項目”。
  在蘭州自來水苯污染事件中,當地疾控中心作為水質獨立第三方監測單位,顯得非常被動,一直沒有正式出現由當地CD C(疾控中心)出具的水質檢測結果。“從國家法律上講,衛生部下屬的疾控中心有權進行獨立第三方監測,可現實情況是,國家對疾控中心投入不足,導致疾控中心不僅水質檢測技術跟不上,而且一些先進、高端的檢測儀器,疾控中心還趕不上自來水廠,這讓它如何去行使第三方監測?”王占生認為,讓負責生產供應自來水的水廠,去主動承認水質有問題,這在中國相當有難度。“既是裁判員,又是運動員,對自己吹哨總是很難吧?”
  但這樣的情況也非絕無僅有。2000年悉尼奧運會之前,悉尼自來水廠自己檢測,發現了“兩蟲”,就曾主動發佈公告,告知市民要將自來水燒開了喝,中小學生則建議喝瓶裝水,所多出的費用由悉尼自來水廠承擔。在找到污染源之後,悉尼自來水廠再次召開新聞發佈會,宣佈可以正常恢復自來水供應。
  “在經過了自來水廠自測、國標對自來水廠的監管、獨立第三方監管之後,流到未梢的自來水水質,老百姓能把關的,就只剩下臭味了”,“一聞到臭味,基本就超標了”,一位自來水專家稱,因為水中其它污染物是否有效清除,老百姓肉眼都看不到,但水質的臭味如果未能消除,老百姓是可以感知的。“但就是這個臭味,我國也只有‘定性’規定,無‘定量’規定,即‘多少量級的臭味才叫不安全’沒規定,有時自來水廠也會推說是氯氣消毒殘留,所以普通人很難認定自來水質好壞”。
  “3毛錢改良”難推動?
  深度處理過的水基本安全,但相應經費需要由政府承擔
  2012年前後,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博士喬鐵柱,在深圳對自來水中的有機物污染消除,專門做了一期實驗。
  喬博士從個人衛生防護用品、日常藥品中,抽取出11種有機污染物,進行水質的臭氧———活性炭消除實驗。結果表明,經深度技術處理後,投入水中的5種有機污染物,出來有機污染物為零;而採用舊式自來水工藝處理模式,投進去11種有機污染物,處理出廠後,仍有5種有機污染物殘留。中科院相關院所也進行過類似實驗。
  “簡單地講,深度處理技術,就是指對前四個傳統流程處理過的自來水,再進行臭氧消毒,或者採用臭氧+活性炭技術殺毒”,王占生老先生講,清華大學曾幫助浙江嘉興地區改良自來水處理工藝,改良前,當地自來水質不達標,增加深度工藝後,自來水質明顯達標。“只要水中CO D (耗氧量,各種有機污染的一個總稱)含量>0 .003m g/L,就算安全了,除非供水河道污染非常嚴重”。
  近兩年,王占生多次在公開場合講他的一則計算,即如果全國自來水廠增加深度處理工藝,到底會增加多少成本。“設備費用,大約每噸水處理需增加1毛多,再加上人工費、利息等,又是一毛多,每噸水處理總共增加3毛多成本就夠了”,王占生稱,國內江蘇、上海、深圳等地已有一些自來水廠採用了新工藝,目前每天國內大約有2000萬噸自來水供應,是採用了深度處理工藝出來的相對安全的水,“另外80%則仍是舊工藝”。
  在江蘇常熟,由於自來水廠設施非常好,全新,完全有能力上深度水處理工藝。但當時在常熟調研的水處理專家問起,為何仍只按傳統工藝生產自來水時,對方回答:“市裡沒有更明確(更高標準)要求,水廠也就沒這個責任,如果真要上深度處理工藝,那市政府得給人員編製、給增加相應的經費”。
  “加了這個深度處理裝置,成本由政府負擔,再繼續收個10—15年水費,這部分費用就回來了,根本不一定非要通過水費漲價來實現”,王占生髮現,近兩年有些地方自來水費是漲價了,但卻是因為人力成本、CPI等因素漲價,並非是因為改良了水處理工藝。
  “不改良自來水廠的水處理工藝,那麼老百姓就只能自己掏錢買凈水器,買凈化設備,這個費用不一定比改良水工藝低,甚至更高,只不過是老百姓負擔了”,老教授稱。
  讓國內水質科學家們不安的是:呼籲多年的自來水廠工藝,這些年不僅沒有推進改良,卻等來一個更心焦的消息———去年6月29日,在衛生部原規定五年全國落實新飲用水衛生標準日到來之前,衛生部長陳竺再次宣佈:各地落實飲用水新國標時間表,再次推後到2015年,要求各省(區、市)和省會城市三年後落實106項新國標。這意味著在五年過渡後,飲用水新國標再次推後延期。“這也是無奈之舉,現有水平距離新國標,差得太遠”,清華環科院一水專家稱。
  4月13日,蘭州市政府通報,自來水污染事故的直接原因,是水廠自流溝中被2002年中石油蘭州石化爆炸泄漏的渣油污染所致。“這次危險來自外源,而非自來水生產系統內部”,清華環科院水專家定義。
  “我們國家的G D P都已經世界第二了,沒有理由不提高改善人們的飲用水質量啊。”王占生認為,雖然提升改造自來水處理工藝,需要增加一定成本,但錢不是最主要問題,最關鍵是各地政府願不願意去做這件事。
  “老百姓家裡不用裝凈水器,不用買桶裝水,都直接喝自來水,那時才能說明你生產的自來水質量是真正合格的”,而要喝上這種一打開水龍頭即能飲用的乾凈水,王占生預計,至少要等到‘十三五’期間。
  南都記者 楊曉紅 劉延春  (原標題:自來水危與急)
創作者介紹

西甲

mh42mhfx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